盘锦中国的“湿地之都”。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海滨芦苇湿地,天下奇观“红海滩”
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频道首页 / 盘锦•要闻 / “调音员”田广利的“幸福曲”
“调音员”田广利的“幸福曲”
来源: | 2019-09-11 |


什么是幸福?在田广利看来,幸福就是解决居民纠纷、让大家生活在和谐安宁的环境里。

69岁的田广利是惠宾街道迎宾社区的居民,他最大的爱好,就是到社区活动室或小区广场转转,浇浇花、捡捡垃圾。老田手里有一个“神器”——噪音监测仪。老田拿着它,解决了很多居民纠纷。

社区党员活动室,老田正拿着喷壶给花浇水。他穿着衬衫,裤带扎在外面,胸前别着一枚党徽。两道浓眉、挺直的腰板,一打眼,便觉得他一身英气。

“您当过兵吧?”果不其然,老田是部队转业回来的,当过三年的铁道兵,沟海铁路曾经是他奋战过的地方。

1971年,田广利转业后,被安置到辽河油田职工医院做后勤工作。当时职工医院还坐落在于楼,回忆起那时的情形,老田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。

“那年我被安排到黄金带的居民区内,由于我是三代同堂,组织上给我安排了‘三代户’,就是有三间正房的平房。当时我乐坏了,因为和我同期的大多分到了‘两代户’。”回忆起过去,老田脸上漾着幸福的微笑。“那时条件很不好,于楼到兴隆台都没有像样的公路,当时有人开玩笑说这里是‘重工业挂马掌,轻工业豆腐坊。真的,当时兴隆台正经的楼房都没有几座,感觉这里就是一片芦苇荡。”

2009年,田广利退休后,搬进了迎宾小区的新家。

“这些年我感觉像坐飞机一样,发展变化太快了。尤其是兴隆台,一年一个样,特别是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以来,这里越来越美了,都说什么什么地方最宜居,在我眼里,兴隆台最美、最宜居。”田广利说,“这么好的地方得靠大家的共同维护才能保持住,我就想,反正退休了也没有什么事,做点力所能及的也算有点贡献,不白白享受这些优秀资源。”

田广利看到小区活动广场经常出现音乐声音大引发的纠纷,而且大家各讲各理,有时相关执法部门也调解不了。他就想,问题的关键是声音,至于谁有理,测一下音量就可以了。国家在这方面有具体规定,高了,调低点,问题不就解决了。于是,老田自费买来了声音监测仪,并向社区申请做广场噪音监督员。

“名不正则言不顺,有了社区的许可,我就大胆地在广场开展起了工作。”老田说,“但是,刚开始还真的有点难,很多居民不认可、不服气,我就说,我也是为了大家好,我不图名、不图利,还搭钱,为了啥?这么一说,大家都觉得有道理,慢慢地大家就认同了我的检测结果。”

每天傍晚,田广利草草吃上一口饭就往广场跑,看到有争议,他就拿出监测仪,现场检测。没有问题时,他就担负起巡视员的工作。小朋友跑到舞蹈队伍里了,他第一个跑过去制止;广场上有人乱扔垃圾,他就过去提示并帮着捡起;看到宣传图板破损,他就找来工具立即修补好。

“有时候纠纷也不好调解。有一次,我测完噪音值,跳舞的一方不干了,吵吵嚷嚷说他们声音没超标,还讽刺我说,‘没当过官吧,跑这过官瘾来了’。没办法,我就找来舞蹈队队长,一起说服大家,还好,问题总算解决了。”田广利说,“其实我是社区与居民之间的一个缓冲带,这个事让社区工作人员去做,大家会怀疑有所偏向,而由我去做,人们就没有理由怀疑我会偏袒谁了。”

在社区广场,笔者见到了正在遛弯的社区居民孙丽洁,说到田广利,孙丽洁满口赞许:“没有像他这样负责的,一年360天,几乎天天都要过来,有时家里有事,他都提前打招呼,让别人代替一下。这真是老革命,我是心服口服外加佩服。”

回来的路上,我问田广利:“你管这些事干啥?”老田憨厚的笑一笑:“发挥余热呗,多做点事情也累不坏。别人的幸福可能是美食娱乐,而我的幸福是解决矛盾纠纷。我们的硬件条件越来越好了,软件也要跟上去,我做这些往大了说,是为社区为居民谋福利,往小了说,其实也是为了自己,为了这些好的建设成果能够长久地保留下去,也为了我和我的家人能长久地享受这些成果。”

夕阳余晖中,笔者挥别田广利,但他那笔直的身板、胸前的党徽久久地印在脑际。什么是幸福?也许田广利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。

上一篇:我市召开庆祝第35个教师节大会
下一篇:我市放大“展会效应”掀起旅游“热浪”
相关阅读
热点图片
关于我们| 广告服务| 法律声明| 举报邮箱:pjsgbdst@163.com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27-2816199|24小时新闻热线:0427-2825031


盘锦市委宣传部主办,盘锦广播电视台承办